尛o○Sц

吃在首尔——面篇之一

于是决定无微不至:

讲到面条,先打个广告,本人翻译的《面条之路》已经出版,韩译中,各大书店网上书店均有售。
网易云阅读也能下载。
欢迎翻阅。

韩国的纬度与青岛等山东城市差不多,大米口感与东北米接近,相当好吃。
主食自然是白米饭,一天三顿都吃米饭。
面食其实吃得不多。
不过@含糖 要求聊聊韩国拉面,所以先从面条开始说。

【拉面】
提到拉面,我首先想到的是西北拉面,因此还是称韩国泡面更合适些。
我的译书中提到了面条的起源和传播,也提到了泡面的发明。
日本人战后的杰作在短短几十年间传遍世界,翻出了那么多的花样,不能不算一个奇迹。

韩国泡面不同于中国和日本,自成一个体系。
有大家最熟悉的辛拉面,红色包装袋上一个“辛”字,在韩国销量最大,也奠定了农心食品公司在韩国食品界的霸主地位。
韩国泡面多半都比较单纯,一包粉包而已,最多加一包干蔬菜,油包是没有的。
所以黄先森总嫌中国的泡面油。

我爱的泡面是细面条,不辣的,黄先森爱的是粗面条,辣的,所以分成两大类说一说。

先说我爱的。
不辣的:
三养拉面(삼양라면)、安城汤面(안성탕면)。
表现平平,其实没有太大惊喜,就是一般不辣的拉面而已。
粉包都是红色的,但其实没有辣味,可以放入自己喜欢的各种配料。
所以反而是家里常备的泡面。
芝麻拉面 (참깨라면)和鸡丝面(기스면),味道不错的杯面,但不知道为什么勾不起我买它的欲望,可能是包装太丑。
芝麻拉面里芝麻味不浓,鸡蛋味倒挺浓的,感觉面条里打入了很多鸡蛋,料包里也有鸡蛋条,干脆改名叫鸡蛋面比较好吧。
鸡丝面因为朴有天做过广告,曾红极一时,不过后来不敌同是鸡汤的咕咕面。
骨汤面(사리곰탕 )和虾汤面 (새우탕 )。
一般是杯面包装,这两款都好棒。
白色汤头的骨汤面,还有超入味的细面条虾汤面,属于汤底都能喝掉的美味泡面。
我每次吃都会觉得量略小。(其实我是女汉纸!)
稍辣的,但仍能在我接受范围之内的:
首推牛肉汤面 “肉客酱(육객장)” (烂翻译,其实原意就是韩国的一种牛肉汤)。
面条超细,有弹性,也是杯面包装较多,也有成袋在卖的。
红色汤头,但可能是因为好吃到我愿意为它忽略辣味,觉得里面的辣味也很理所当然,恰恰好。
去年还是前年新推出的两款,一个是咕咕面(꼬꼬면)和长崎海鲜面(나가사기 짱뽕)。
广告打得很凶,味道又相当棒,导致一上货架就出现疯抢,天天断货。
我看了广告被深深诱惑后,足足在超市守了一个月才吃到咕咕面啊!
咕咕面用的是鸡汤汤头。
我妈以前每次煮鸡汤,都会给我留一碗,让我煮泡面吃。
所以简直是我关于泡面最美好的回忆了。
白色汤头,看着以为是清汤,吃了才发现,其实是有点辣的。
不是辣椒粉的那种辣,是青色小辣椒呛喉的辣。
不过只有一点点,量控制得非常好,爱吃辣的人和不爱吃辣的人都能接受的神奇配比。
长崎海鲜面是韩国长崎海鲜汤的汤头,日本朋友说,日本木有长崎海鲜汤…
顺带说一句,长崎海鲜汤经常出现在中国料理店里!这到底是多么纠结的一道菜,容我开文另表。
说是海鲜汤,其实汤头是猪骨汤,放入海鲜而已。
所以长崎海鲜泡面的料包真的放了些海鲜,鱿鱼鱼糕片什么的,算是料包比较丰富的泡面。
味道同样带了刚刚好的青色尖椒的辣味。

黄先森爱的第一位自然是韩国的国民拉面 ——辛拉面(真不懂为什么他们口味如此的一致)。
最正宗的吃法是用金色小铝锅煮得锅盖啵啵啵地跳动,然后直接就着锅吃!
我第一次看到韩国人用锅盖吃面,真是惊呆了。
对了,吃杯面的时候,有人会用杯面的锡箔纸盖对折两次,拉开,变成一个小小的容器,把面夹到里面吃!
我再次惊呆。
我还曾看到两个男大学生,把袋装的泡面拉开一个口子,倒进粉包,摇匀,在饮水机的热水口直接接热水泡泡面,吃的时候自然就着袋子吃。
少见多怪的我再再再一次地惊呆了。
后来问起黄先森,他一脸不以为然,哦 ,我们当兵的时候,偷吃泡面都这么吃。
好吧,败给你。

辛拉面可以放荷包蛋,也可以把蛋打碎,黄先森的秘诀是放些蒜蓉和葱。
不少人还喜欢放一片起士,这也是很流行的吃法。
国内似乎不这么吃吧!
味道嘛,还行。就是看到红色汤头上还漂浮着起士的感觉挺恶心的。

辛拉面还有升级版黑色辛拉面,据说营养成分更高清。
但后来涉及虚假广告,一度下架被禁卖。
就是嘛,泡面就泡面,标榜什么营养价值。
营养低又非要吃泡面获取营养,咱们就多吃点嘛。(小盆友不要相信这个怪阿姨的歪理!)
价格贵很多,料包多一包,味道没什么差别,不过黑色包装是有看起来比较酷一点。

好像辛拉面进入中国市场,为了适应市场,写什么辣白菜味之类的。
什么乱七八糟,面里哪有辣白菜的味道啊。
韩国人吃辛拉面要配辣白菜泡菜倒是真的,或者配点黄色腌萝卜,甜丝丝的。

当然啦,做法千百种,我这边说的都是最基本的做法。

黄先森另一大爱就是狸猫面(너구리)。
名字就叫狸猫,其实跟狸猫八竿子打不着边。
貌似韩国人挺爱狸猫?乐天世界的吉祥物也是狸猫。(我一直以为是狐狸或田鼠来着)
面条粗得都快赶上乌东面了。
有辣的和不辣的两种。
反正我们家买泡面,都是各选各的口味,吃的时候也是各煮各的。
我爱入味的,他爱Q弹的,所以有时候我还没煮好呢,他已经吃完了。

他爱的第三名是鱿鱼海鲜面(오징어 짱뽕 )。
同样是粗面条,而且比狸猫的汤头更红,也更辣。
我看他每次吃完都额头冒汗,因此没怎么敢尝试。
当然啦,韩国的辣对于大中华广阔的爱吃辣的地区的人民来说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我等全国吃辣榜排名倒数第一的渔村岛民不敢妄下结论。
有感兴趣的筒子们不妨试一试。

再说说比较有特色的泡面。
炸酱面泡面(짜파게티)属于我俩都爱的。
很多牌子都有出,但都叫这个名字。
从韩文来看,是个很有趣的名字,炸酱面(짜장면)的第一个字加上意大利面(스파게티)的后三个字组合而成。
名字颇有点高大上的赶脚吧。
其实打开来里面就一包黑色的粉包。
把面用开水泡好,倒掉水,拌入黑色粉末,就变成酱了!
拌匀吃就可以。
与日本的飞碟炒面吃法类似。
黑乎乎的,味道还不错。

不过真正好吃的炸酱面泡面是农心出产的一款泡面。
已经不能算是泡面,更接近于乌冬生面。
需冷藏,酱料包很大一包。
煮面的同时,把酱料包放在锅盖上一并加热。
吃的时候捞出面条,拌上酱料。
然后!重点来了!
放点生洋葱,切点细黄瓜丝。
就是真真的美味。
面条粗而不硬,酱料咸鲜适中,稍稍带点甜味,生洋葱稍呛的口感,再加上黄瓜解腻,中和酱料的甜味…
我一次最多吃过两大包。
我爸妈去韩国时,我也特意买了请他们吃。
我妈创意地加入生绿豆芽,在烧过面条的开水中一过水,两秒就好,然后拌进面条里吃,又加入了爽脆的口感。
各大超市冷柜有卖。

写泡面就写了这么多,其他面条另开一篇吧。



茶 道

蔡澜:

陆羽写《茶经》,常听人说日本还是保留书中所述传统,而中国人自己却完全遗忘,实在是可惜的事。 
我有另一套见解:太过繁复的细节,并非一般人民能够接受,喝茶本是日常生活的一部份,理应随意。一随意,禅味即生,才是真正的茶道。 
沏茶的功夫,我只限于潮州式,再复杂,我绝对不肯做。 
日本有了茶道,本来是中国东西,给他们抢去,我们非弄出自己的茶道来不可。所以被日本统治过六十年的台湾人心有不甘,自创出所谓的台湾功夫茶来。 
他们喝茶,先要倒入一个叫做「公道杯」的容器,再分别注入小杯。第一杯当然不喝,倒掉之后,主人强迫你把杯子拿去闻闻,大家只有把鼻子凑近杯中大力吸气,这是多么肮脏的行为!


茶要喝热,倒进公道杯中再分,已泻掉一半,这又是甚么鬼道理呢? 
好了,日本人用像刷子一般的东西把茶打起了泡沫,我们没有那些道具怎和日本人比?台湾人就弄了茶匙、茶则、茶夹、茶匠、茶荷、废水缸等等道具出来。造作得要命,俗气冲天,我愈看愈讨厌。想不到这一套大陆人也吃,当今到处模仿,还说是自己创立的茶道,令人叹气摇头。 
台湾的茶卖得比金子更贵,加上甚么冻顶、翠玉、阿里山金萱、杉木溪高山茶等等名堂,嫌老祖宗的福建茶是次品。 
这些贵茶我也一一喝过,当然是人家请的,我才不会笨到去购买。只有一个结论:就是一味求香,绝无体感 Body可言。采新茶的香,旧茶的色,中间茶的味,像人生每一个阶段都糅合在一起,这才是茶。



安德莉凯利:

在直岛,吃到了有史以来最好吃的凯撒沙拉。

身为和食爱好者的我,如果有的选择,不会想着去cafe解决温饱问题。无奈直岛实在太小、店也不多,早上看家project和安藤忠雄博物馆又耗去太多体力,迫切想找个地方休整下,干脆就在去地中美术馆的必经之地本村港附近的cafe解决午餐。

这家名为Cafe Restaurant Garden(ガーデン)的店十分好找,就在本村港口,大大的写着花体英文菜单的看板想无视都不能。

进门后发现这种民家改装的cafe感觉还真不错,庭院小巧,挨着回廊的位子可以透过大落地玻璃窗将园中风景看的一清二楚,通畅舒阔,实在有助于餐前的好心情。点了招牌的シーザーサラダ(凯撒沙拉,700日元)和ガーデン特製カレー (garden特制咖喱饭,800日元),外加冰可乐一杯,消消毒辣日光带来的暑气。

凯撒沙拉上来先被量震惊了下,入口后更是精神大振。草食星人对高质量的蔬菜无比满意,无论西红柿、黄瓜、生菜都甘甜可口。沙拉酱浓稠得恰到好处,半熟玉子没有一点腥味,搅拌后让舌尖的质感上了一个层次。咖哩饭不算特别出彩,但相较于偏清淡的沙拉,在填饱肚子这一项上它天赋异禀。

说是cafe,店家还提供自行车租赁业务,倘若在直岛住上两三天,租一辆自行车探寻那些散落在岛町中的cafe,也是一条不错的路线。